三月少年皛白

究极低产,比起画画还是游戏好玩。
不是好人。
这个世界那么大,少了我也没关系的。

▲安雷刺客信条paro脑洞段子 ②▼

▲食用说明 ▼
1.个人脑洞,架空设定。
2.文笔辣鸡,ooc见谅。
3.只是段子,画短漫用。
4.填坑时间,全看心情。
(上一章雷狮信仰之跃跳高塔,今天我们安哥来沉海吧:D)

02.
——我的恩师曾授予我骑士的八大美德,即谦卑,荣誉,牺牲,英勇,怜悯,诚实,公正以及灵魂。
我太愚钝,至今都没有将这八大美德理解透彻,若恩师任在世上,不知会以怎样的表情看着我了,我有辱“最后的骑士”这个名号。
三个月过去了,那个鹰一样的刺客所带给我的困惑,我依旧未能解开。
我曾立誓,只为正义与公理而战,温柔对待软弱的人,严惩邪恶之徒。
但何为“公正”?
希望接下来的炼试,能够为我指明方向。

安迷修合上厚厚的记事本,放下手中的笔,走出船舱,来到甲板上,呼吸着海上腥咸的空气。
将尽黄昏,海平面上是金色的鳞波。
第一次离开本土,乘坐脚下这艘货船在海上漂泊,前往新的大陆,可以说是即新鲜又沧凉的体验吧。
不知道卖面包的那位小姐今天一个人搬面粉会不会有些吃力呢,不知道那些无家可归的孩子们今天有没有填饱肚子,因为太过匆忙连告别都来不及。
也不知道那个扬言要刺杀自己的刺客,会不会还在那里的某个角落,寻找自己的踪迹 。
啊真是的,惆怅的时候连那个给自己带来困扰的恶党都要思念一下吗?
也不想想现在自己的处境是谁害的。
安迷修揉了揉太阳穴,努力地把思绪收了回去。
是的,他现在也算是担起了保卫船上这批货物的责任,不能再因为疏忽而犯错了。
想到这里,他挺直了背脊,开始在甲板上巡视。
这艘船虽然是作为货船来使用的,里面却也搭载了不少圣殿骑士的重要成员,可见这一次所运输的货物绝对是十分重要的宝物。
太阳就快要沉入海底了,运气好有风的话,再度过今天这个夜晚,东西就能平安抵达新大陆,为那一方的圣殿骑士团效力了。
然而就在太阳转变为深红色的时刻,海平面上出现了一个小点,并且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扩大着。
“是海盗!”
随着眺望台上水手的高呼,警铃大作,整个船上顿时一片混乱。
“尽量躲开!不要引起不必要的交锋!”
不等安迷修反应,脚下的货船猛的一偏,差点让他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。
那艘船越来越近,就像是闻到猎物血腥味的鲨鱼一般,看来是不打算放过他们。
“全员戒备!准备战斗!”
这一声命令,就好像一道赴死通知。
用作运输货物的货船,虽然看似庞然大物,但由于没有安装炮台,对于海盗的战舰来说,只不过是一块巨肉而已。
现在,这块巨肉上的蝼蚁们,要用身体与铁弹对抗!
安迷修先是听到了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然后整个船体都在剧烈摇晃起来,甲板上乱作一团,他勉强从人群中挤到船的前方,想离海盗的战舰近一些,找到登船的可能。
“吃肉了兄弟们!上啊!”
就在这一片嘈杂中,安迷修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那个声音在三个月前对他说:“下次见面再让你死在我的袖箭下面吧。”
他向声音的那方看去,对方像是感受到了某种征兆一般,同样向他望了过来。
不知为何,那一瞬间安迷修觉得他那双紫色的眼眸在船上燃起的火光的映衬下,像是装入了夜里的星河。
“恶党……”
“骑士道!”
话音未落,安迷修所在的船体又是一阵剧烈的颠簸!
海盗们架起梯子,登船了。

“居然能在发现肥肉的时候遇上你!我还真是走了大运啊!骑士道!”
“恶党,这次你又对你的恶行有什么狡辩。”
“狡辩?哈……”雷狮手中的重锤一下子挡住了安迷修的一记剑斩,又侧身躲过了他另一只手里剑的一劈。
“你还能活着的话,我就告诉你。”
说完,他对着挡住的剑就是狠狠一振,拉开了他和安迷修的距离。
他果然是没有看错人,眼前的这个男人,要比之前那些货色难应付得多,最有趣的是 ,在如此混乱的情况下,那双湖蓝色的眼睛依旧是波澜不惊,可见他那可怕的冷静。
是因为对付自己还绰绰有余吗?真是好久没遇到这样的对手了啊。
雷狮感觉自己身体里面的狂暴因子都在沸腾,战斗带来的快感使他热血沸腾!
“来吧骑士道!今日你我一较高下!”
他举起手中的重锤,向对方冲去。
——这时那双原本波澜不惊的眼睛,在下一刹那慌了神。
“什?……”
雷狮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倒在了夹板上。
一颗还带着炙热温度的铁弹就嵌在离他不远的夹板上,飞溅起来的碎木渣划伤了他的脸。
疼痛感让他清醒,他起身,在人群中寻找刚刚飞扑向他的身影,然后把目光投向了他身后破碎的栏杆那。
“该死!”
他咒骂了一声,向着海面上不断涌起的猩红色那儿,跳了下去。

—待续—

评论(3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