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月少年皛白

不是好人。
这个世界那么大,少了我也没关系的。

▲安雷刺客信条paro脑洞段子 ③▼

▲食用说明 ▼
1.个人脑洞,架空设定。
2.文笔辣鸡,ooc见谅。
3.只是段子,画短漫用。
4.填坑时间,全看心情。
(我只想说我卡了这么久终于憋出来了……喜欢这种心情好难写啊qaq,咳咳,上回安哥落水,这回是什么狗血剧情我觉得都能猜到了。)
(①②见评论区,食用愉快。)

03.
耳边传来的是流水声,混杂着大大小小气泡破碎的声音。
炮弹撞击所带来的疼痛逐渐被海水所带来的寒意取代,身体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不受控制,随着地心引力与洋流的运动无目地下沉。
安迷修觉得肺部快要炸开了,胸口感觉被活生生的撕开了一个口子,像是有一双无形的手扼住了他的喉咙,使他无法呼吸。
脑袋开始感到沉重,意识也渐渐模糊起来。
如果自己就这样在海里睡着的话,灵魂会回归到地母的怀抱吗?
好累啊。
仿佛陷入了黑色的泥潭一样,连挣扎都做不到了。
就在这恍惚间,嘴唇上一阵温暖柔软的触感将他从黑暗中剥离开来。
“……!”
安迷修抬起眼皮,正对上了一张放大了的脸。
那张脸曾经在当着他的面跳下高塔时带着狡黠与讥讽,在同他兵戈相见的时候带着暴戾和狂妄,虽然在某一瞬间也有错愕的那一刻,但他认为那片刻不足以改变这张脸的主人,那个刺客骨子里鹰一般的不羁,还有狮子似的傲慢。
然而现在,他看到的又是怎样的光景啊?
到底是水中的幻象,还是卸掉假面的真实?
面前的刺客与他贴得很近,眉头紧锁着,眼里满是关切,又带着几分责备的意味,见他睁开眼,嘴角上扬出好看的弧度,那是单纯善意的笑颜。
那笑容只持续了三秒,甚至更加短暂,露出笑容的刺客很快便收起那副姿态。然而这笑容像是在夜空中闪耀的东方烟火,一瞬即逝,却永远的刻在心中不能忘怀。
——好美。
安迷修脑海里蹦出的词把他自己吓了一跳,心跳都漏了几拍,这样的窘迫让他耳根发烫,心底涌出一种无法形容的情绪。
——快逃。
心里的一个声音告诉他要赶快离开这个刺客,起码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,但现在他的身体并不能很好的支配,在海里的他就像刚刚开始学步的孩子,如果现在紧紧环住他的手臂突然松开,那他一定又会沉入深海。所以他现在能做的只有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以及祈求刺客能自己离他远一点。
不幸的是,上天没有听到他的祈祷。
或许是他的窘态让他表现出很不舒服的样子,使刺客误会了什么,环住他身体的手臂力道加大了些,那个让他心跳加速的脸再次向他凑近,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前,柔软的唇瓣便贴了上来。
这一次是更加清晰的感受,此刻的他们如此贴近。
安迷修还不曾与谁有过这样的接触,虽然他平日里总是和蔼可亲的模样,在他身边总是围绕着形形色色的人,但人群散去后,他算是连知心朋友都没有的人了。
而现在这样的接触,是恋人才会有的吧?
恋人……吗?
安迷修感觉自己整个脸都烧了起来。
可当感受到口腔内渡来的空气时,安迷修算是彻底清醒了。
心终于开始冷静下来,随之涌起的是负罪感。
刺客正在抱着想让他活下来的善心时,他又在以怎样的心情去看待他呢?
那辜负了施救他的刺客的信任,背离了骑士的意志,不洁的感情。
——真脏。

雷狮将骑士拉扯上海面时,圣殿骑士与海盗的交战已经达到尾声。
他看着已经满载货物的战舰离他越来越远,心里暗暗骂了几句脏话。
帕洛斯那个混蛋,是故意把自己落下的吧?!
他找到一块稍大的船只漂浮碎片,先把骑士托举了上去,然后自己再爬了上来。
等到他深呼吸了几次,体力恢复了些时,他开始发火了:
“喂!混蛋骑士!你是个什么意思?!”
“你是傻子吗?!你以为给我挡炮弹我就会大发慈悲感谢你,改过自新做个好人回报人民?!”
“还是觉得救我一命我就不会杀你了?!哈?!”
“别以为我救你就是留你一命,你这条命是我的,总有一天你要死在我的手里!”
他还是觉得不解气,抓起一旁骑士的领子,狠狠地瞪着他。
“没人告诉你对敌人慈悲是会丢掉性命的吗?!”
然而骑士出奇的安静,也不反抗,只是看着他的眼睛。
“脑子进水了吗?说话啊!”
他可不想杀一个没有行动能力的痴呆患者。
“……”
“理由。”
骑士沉默了许久,轻声吐出了两个字。
“什么?”雷狮自己也愣住了。
“如果,你死掉的话,就不能告诉我你刺杀我效忠之人,抢掠我保护之物,这些恶行的理由了。”
“……你果然就是个傻子。”
雷狮松了手,对这个骑士失去了兴趣,又觉得很不甘心。
是他判断失误了,这个家伙从始至终就没有动摇过,坚守着他那愚蠢的信念。
失望让他的气焰一下子就被浇灭了。
“救你真是,一点意义也没有,还不如让你去喂鱼。”
“……对不起。”
一时间,两边都安静了下来,只有那海声与风声交合着,是一首无名的歌。
天色开始亮了起来,黑暗渐渐褪去。
对于安迷修来说,这是他一生中度过的最漫长的一夜了。
他看向身旁的刺客。
白皙的皮肤犹如瓷质的人偶,比起习武之人更像是哪家贵族公子,墨蓝色的碎发像水貂的皮毛一样光泽柔顺,那双像是装满了星辰的紫色眸子,给人无法触及的距离感。
“请问……有人,用‘漂亮’这个词来形容过你吗?”
他鼓起勇气,小心翼翼地轻声问道。
“嗯?什么?”对方显然没听清,只是听见有响动声,偏过头来看向他。
“啊……没什么。”
安迷修叹了一口气,将心里那份奇异的情绪收起,然后扯出一个微笑来。
“我是说,请问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—待续—

评论(6)

热度(21)